当前位置: 主页 > 广告 >

三亚11岁智障女孩多次被学校拒收 父亲伤心落泪_海南新

时间:2017-10-13 15:2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   其实,胡家佳并不是胡国梁的亲生女儿。“她刚出生2个多月,我们就领养了她,当时不知道她生病。”11年来,夫妻俩一直把胡家佳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对待。

    在三亚海棠区林旺镇林旺大道上的一间平房里,胡家佳坐在桌前,拿着笔看着《南国都市报》,一笔一划照着报纸上的字练习写字,一支笔、一个本子,就能让她快乐一整天。“我还会写名字,你看。”胡家佳把本子递给记者看。

    ●如今,11岁的胡家佳渴望上学,她爱写字和画画,有基本的自理能力。

    “这些笔和书包都是她自己去买的,她说有了文具就能去上学。”胡家佳的父亲胡国梁指着沙发上的一个粉红色书包,说起了女儿执着的上学梦。

    三亚特殊教育学校校长:学校名额有限爱莫能助

    “我们的老师不仅要负责教学,还要负责孩子的生活,师资力量很缺。”蔡用强说,由于学校位置较为偏远,学生周一到周五都要在学校住宿,招生时要挑选一些自理能力较强的孩子。在入学的面试过程中,学校会根据孩子的自理能力、注意力等4大项进行测试,评估孩子的状况。

    三亚11岁智障女孩天天央求父亲:

    胡国梁说,家佳会认识简单的字,有基本的自理能力,能自己吃饭、洗澡,还会做一些简单的家务,100以内的算术也能很快算出来,能和人进行简单的交流。

    11岁的胡家佳坐在家里的餐桌上,拿着铅笔,一笔一划的在本子上写着自己的名字。“什么时候我可以去上学?”胡家佳拿着本子,抬起头问父亲,眼神里充满了渴望。就在离她家1公里外的三亚林旺小学里,和胡家佳同龄的孩子都坐在教室里,那是她最向往的地方。

    小家佳的心声:“我想上学”

    多次被学校拒收,父亲落泪

    胡家佳在报名参加面试后,为什么都没有被学校录取?三亚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蔡用强说:“因为校舍的改造只能容纳一个班的学生,师资力量也缺乏,实在容纳不下太多的学生。”该校的用地有限,老师也少,今年只有12个录取名额,但报名的学生有30名,“只能通过面试,评估后择优录取。”

    2岁时,胡家佳被诊断为患有智力障碍和癫痫。几年前,她已经是符合义务教育阶段的适龄儿童,普通学校不招收随班就读,特殊教育学校也报不上名。看着同龄的小伙伴都背书包去上学,胡家佳也偷偷跑到商店买书包,吵着让父亲带她去上学。“带我去上学,好吗?”这是胡家佳说得最多的一句话,也是她最大的心愿。南国都市报记者孙学新谭琦文/图

    3

    ●胡家佳出生2个多月时,胡国梁夫妇就领养了她;

    1

    目前,三亚教育局已介入调查。记者了解到,教育部门将评估胡家佳的详细情况,争取让她尽早进入学校接受教育。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胡家佳的求学路。

    领养的女儿,夫妻俩视如己出

    看着女儿在家中孤独地写字画画,逢人就问能不能带她去上学,胡国梁为此暗自伤心落泪。胡国梁说,有一次,他和女儿经过林旺小学的门口,女儿用手摇着他的胳膊,问他:“我什么时候才能来上学?”

    ●2016年8月和今年8月,胡家佳到特殊教育学校面试后,都没有被录取;

    6岁时,胡家佳在家附近的幼儿园上预科班,上了2个月后,她突发癫痫,让老师非常担心,从此,胡家佳就被接回家里,再也没有机会踏入校园。但这2个月的学习,让胡家佳爱上了写字和画画,“我想上学,我要上学”成了她的口头禅。

    ●2岁时,胡家佳被诊断患有智力障碍和癫痫;

    “孩子的求学心愿也是我的心愿,希望她能有机会上学,学习一些安全知识和自我保护的能力。”胡国梁说。

    胡国梁说,他在镇上用摩托车载客赚钱,妻子在菜市场卖菜,生活过得较为拮据。“女儿的癫痫现在已经控制得比较好了,基本上3至4个月才发作一次。”

    “带我去上学,好吗?”

    三亚特殊教育学校位于天涯区过岭村,2014年9月初开学招生,是三亚市唯一一所招收听障、智障学生为主的公办特殊教育学校。目前,学校开设9个班级,共81名学生,有专业教师24名。

    胡家佳今年11岁,身高150厘米,身体结实,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个患有智障和癫痫的孩子。

    胡家佳正在练习写字。

    “我女儿生活可以自理,也符合特殊学校的招生要求,为什么学校连续2年拒绝她?”胡国梁对此感到疑惑,伤心落泪。

    三亚市残联相关负责人说:“适龄儿童应当接受义务教育,残疾孩子和健全的孩子享受同等受教育的权利。”适龄儿童患有轻度残障的,可到所在学区学校随班就读,孩子生活能够自理,不影响教学秩序,学校应当接收。如无法随班就读的孩子,应到特殊教育学校接受教育。

    2016年,胡国梁得知了特殊教育学校招生的消息,连忙带女儿赶到学校去报名。“去年8月28号去报名,面试后的第二天,得到没有被录取的消息。”今年6月份和8月份,他两次到教育部门询问特殊学校的招生消息,并第一时间赶到特殊学校报名,8月27日到特殊学校面试,几天后又被告知小孩没有被录取。

    4

    每一次,看到同龄的孩子背书包去学校,胡家佳就非常羡慕。她悄悄地跑到离家600米外的商店,用零花钱为自己买了个粉红色书包,里面装满了书和文具。

    ●6岁时,胡家佳上幼儿园,2个月后被退回家里;

    “带我去上学,好吗?”一见到记者,胡家佳就说出这句话。这样的请求,胡家佳天天挂在嘴边,已经说了5年了。

    2

    为了能圆女儿的上学梦,胡国梁一直在学校和教育部门之间奔波,但一直未能如愿。胡家佳今年11岁,超出了在普通学校从一年级随班就读的条件,胡国梁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特殊教育学校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